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骆羊的博客

认真的做好每件事,真诚的对待朋友,虚心学习,不骄不躁!

 
 
 

日志

 
 

国家地理2010全球摄影大赛作品欣赏  

2010-11-03 10:46:23|  分类: 照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从有道阅读中看到此文,供大家欣赏。

捷克的溪流美景(Czech Mountain Stream)

这个美丽的、 “ 哈默尔天空(Hamersky)” 的小溪,流进了苏马瓦山区(Sumava Mountains),这里是捷克共和国最美丽的地方。照片摄于秋季日落时分。壁纸 / 摄影:Peter Krejzl

水池边的犀牛(Rhinoceros at water-hole)

夜晚,犀牛走近水池,一头母牛和她的小牛。我很惊讶这些庞然大物似乎默默地徘徊在灌木到水边之间,而没有粉碎一块石头。与大多数其他动物不同,它们轻轻地走过岩石而没有一点声音,而我的相机快门发出的声音比两头巨兽的声音都要大,使它们好奇地抬起头来。摄影:Andreas Symietz

飞蛾扑光(Moths to Light)

我家门前的飞蛾扑向光亮。摄影:Steve Irvine

南极鲸鱼(Whales in Antarctica)

鲸鱼差不多每隔15分钟出现在海洋表面。把镜头在正确的时间指向正确的方向的机会非常渺茫的。摄影:Marina Vernicos

这里没别人,你必须跟我说话(There’s Nobody Else Here, You Must Be Talking To Me)

日落时的一只令人惊讶的鸭子。摄影:Hudson Handel

海底总动员(Finding Nemo)

2010年9月18日摄于马来西亚大洋岛的郎湾。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地点潜水,我对嫩黄色的海葵感到很好奇,它们顺流顺势优雅地摇曳。摄影:Lee Zhong Kern Billene

沼泽地里的鳄鱼(Crocodile in the Everglades)

我们8月到大沼泽地旅游,看到了一些惊人的地方,包括水中的鳄鱼。摄影:Gertrud Muster

海豚的晚餐(Dolphin’s Dinner)

南非Mboyti海岸附近,一年一度的沙丁鱼迁徙。摄于2010年6月,摄影:Paul Cowell

卷毛蜻蜓(Curly Dragonfly)

蜻蜓突然蜷曲它的腹部,我通过镜头瞄准着它,而它给了我一个独特的外观。摄影:Anne-Marie Bernier

爬上了树(Up a Tree)

阿拉斯加是地球上真正了不起的地方之一,卡特迈国家公园的布鲁克斯瀑布。尽管妈妈在瀑布里捕捞到一岁的小动物-鲑鱼,可是因为在这个区域里很多大熊,她感到有些紧张,为了安全而爬上了树。摄影:Douglas Croft

欧力士(Orix)

索苏维来红色沙漠中的欧力士。摄影:David Ligeiro

熊岩保护区日出(Bear Rocks Preserve Sunrise facing West)

熊岩保护区是400英尺高、占地477英亩的欧石南丛生的荒原,以各种排列方式和受侵蚀的砂岩和石英岩以作为其特色。这一地区已为伐木和火灾所改变。这里本来就是二战期间的炮兵训练场地。发育不良云杉的小树林、黑果木、蓝莓、山月桂、山冬青,斑点桤木和种越橘的沼泽地,显示着全年各种颜色的组合。它位于西弗吉尼亚州,这里的凉爽气候和盛行的风向,极大地影响着所能找到的用红云杉树来作为“标记”的形状。摄影:Paul M. Provencher

超级雷暴(Supercell Thunderstorm)

黄昏时横跨蒙大拿州大草原的超级雷暴。摄影:Sean Heavey

海豚的警告(Dolphin alert)

巴西的费尔南多-迪诺罗尼亚群岛被认为是野生动物保护区,今天,即使在这个偏僻的群岛上,海豚正在成为坏习惯消费的的受害者。摄影:Jo?o Vianna

形状事件(Shape matters)

一棵孤孤单单的树。阿根廷北科尔多瓦的一种景观。这块土地上只剩下很少的树木了。大豆作物和农业耕作正在破坏这种被阿根廷人称为ALGARROBOS的树的存活之地。摄影:Marcos Furer

四朵小兰花(Four Little Orchids)

当我看到这四支在一起的小兰花的时候,它们提醒了我,它们属于一个家属,它们的形状看来有些不同,似乎各有各的个性。  摄影:Joyce True

银河的阴影(Milky Way Shadows)

远离人造灯光的坎贝尔港国家公园(在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在没有月亮的夜里,是非常黑暗的。银河系中间的恒星是几乎成了光线最重要的来源,它有助于在水面中间创造出黑暗的反光。为了表现接近我所能看见的黑暗场景,我在2分钟的时间内采用了7个连续不断的15秒曝光 。曝光的天空被旋转着以补偿地球的自转,然后把一连串的图像叠放在一起,产生了与单一曝光相同的图像,可是很少有数码噪声。摄影:Alex Cherney

老人(Old men)

此图片使人想起了一群老人聚在一起沉思着世界上所有的错误。摄影和说明:David Da Costa

第一道曙光(First Light of the Day)

肯维克特湖(Convict Lake) 日出时给很多游客带来了安宁、平静的感觉和一个新开端的希望以及一个可以从头开始的生命周期承诺。早晨的日出是用来观察光线在山顶上的传播和逐渐往下流动来照亮大地。寒冷多雪的氛围给人以深刻的孤独和朦胧的宁静感,然而阳光使环境带来了温暖、欢乐和希望,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 摄影:Tung Tran

白色的沙滩,黑色的山脉,红色的夕阳,银河(White Sands, Black Mountains, Red Sunset, Milky Way)

30秒曝光。我的LED闪光灯照亮了白色的沙丘,太阳的余光点燃了地平线和云彩,星斗和银河星系则点亮了天空。摄影:James Lee

潮汐的沙艺:向日葵(Tidal Sandart: Sunflower)

加利福尼亚的海滩,两种色调的的沙子,很多波抛海藻和后退潮流把我在海滩上的散步变成了一个令人兴奋对艺术画廊的参观访问。虽然好奇的路人,由于他们无法看到我正在观看的、留在海边潮汐图案的艺术,我使用变焦镜头捕捉到了大自然的杰作。对我来说,这一幕就是梵高向日葵的大自然版本。摄影:Rhia Roberts

行星地球(planet Earth)

这张照片拍摄在日落时分的塞浦路斯拉纳卡盐湖。我曾经采取HDR技术以摄取不同的曝光(-1,0,1)的3张照片,并把它们一起堆放在一个软件里。这样做是为了更好地把地面上弄得看起来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整个景观孔。这个湖泊在夏季和秋季是干涸的,因此在雨季前摄取这照片是正确的。这些圆圈,还没有干透,里面还带着水份。如果你尝试地去踩上它,那么你的脚会开始下沉,好像踏进了流沙。摄影:George Stavrinos

和平湖(Lake of Peace)

黑色和白色,以及和平的拍摄现场(拉达克,印度)摄影和说明:Lee Younghee

狂暴的大象(Rude Bull)

在坦桑尼亚塔的伦吉尔国家公园,有着大量的象群。在我们在回到营地的时候,遇到了这个家伙。我们的向导、约瑟夫(Joseph),早先的时候,就曾经告诉过我们说,那些生有一只角或长牙的动物可能是比较狂暴的。
我们眼前的这个孤独家伙人确是符合这样的来历,它不想让我们的卡车通过。只是站在我们的面前,然后试图恐吓我们。当约瑟夫打开了我们的卡车的两前门,让它知道我们看起来要比它强大得多,它最后还是走开了。它从容漫步走愤愤地走了过去。摄影:sharon raoli

记住信念(Remembering Faith)

这张照片拍摄于加拿大的海湾群岛。这是今年第一次的特大号吊舱(Pod)。逆戟鲸有三个可以居住的吊舱或家庭。这样就可以使一年内有6个月,使我们的水域显得优雅。一个超大型吊舱内有三个吊舱,共有87条鲸鱼集合在一起,进行社交和交配。这种特殊的逆戟鲸具有L57“信念”,它们有31岁和来自L型的吊舱的家庭。这张照片拍摄后,这条逆戟鲸失踪了两个月,我们并推定它已经死亡。逆戟鲸在同品种之间有着很强的亲和力,并喜欢偷袭毫无防备的船只以怀疑来船的访问。摄影:Simon Pidcock

长满苔藓的球(Moss Ball)

我不知道苔藓为什么会在这地方生长,但它们居然就在这里生长了。摄影:Bryan Ballinger

幽灵战士(The Ghost Warrior)

完美地伪装在白花的中间,这种蜘蛛一动也不动地等待着用餐。一旦有镜头跨越它的私人空间时,它就采取防御的姿态。摄影和说明:Bruce Peerson

惊心一瞥(Haunting Glimpse)

据说能遇到难以捉摸的加拿大猞猁是少有的机会。可是我很荣幸地能够有机会近距离看到这个猞猁。正当我拍摄这只美丽的猫咪的时候,我被它那野蛮、未驯服和给人以强烈感受的眼睛所惊呆了。这是我一生中仅有的拍摄机会,我将把它永远珍惜。摄影:Janet Chester

当星星被点亮的时候…(When someone lights the stars up…)

这张照片摄于9月11日俄勒冈州的印第安海滩。佳能EOS 5D Mark II的 + 佳能EF16- 35毫米f/2.8L USM。 摄影:Vadim Balakin

自然界的竞赛(Nature in Competition)

星期一我在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公共花园,那里有两种青苔粗壮地在靠近一个小池塘傍边生长。随着微距镜头我喜欢你可能看到的上面的青苔的成长,而不是那些在下面的青苔。色彩对比也不错,特别是那底部品种的冷绿色中心。 摄影:Michael Wyman

澳大利亚大洋之路(Great Ocean Road, Australia)

南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这是一个壮美的地方——大洋之路。摄影:Marlon Delai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